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都市最强神医 > 第七章 幸好有家酒店啊

第七章 幸好有家酒店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暴风雨来临之前,都很平静。
  
  安静,寂静,死静!
  
  自方念开口,足足有一分钟,门后之人像是消失。
  
  黄家程逐渐平复,有些不放心,叫了两声。
  
  门后终于开口。
  
  “我答应你,不搬出去。”
  
  “真的?”
  
  黄家程脸色浮出一抹惊喜。
  
  “但是——”
  
  之后又是短暂的寂静。
  
 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,听她的条件。
  
  “那个贱种,必须从这房子滚出去,永生永世不得出现在我跟前!”
  
  那个贱种,自然指的是方念。
  
  “胡闹,这绝对不行!”
  
  “好,你不舍他,那就舍我,我们此生父女的情分,到此为止!”
  
  黄家程脸色难看,不发一语,内心似在滚烫油锅中煎熬。
  
  方念面无表情,穆清歌不明所以,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问了句贱人是谁。
  
  他没理。
  
  所有人都沉默了,偌大的别墅内,鸦雀无声。
  
  短暂的寂静,方念终于开口:“好,我出去,再也不让你看见!”
  
  黄家程正要反驳,却被方念抬手组织。他用眼神示意了门后,不要说话。
  
  “真的?这可是你说的,不准反悔!”黄灵有些欣喜,咄咄逼人道。
  
  “当真,但你也要遵守承诺,不能搬出去。如果答应,现在就可以开门。”
  
  “那是自然,只要你滚出去,我自然不搬!”
  
  方念点点头,示意陈伯把门打开。
  
  但三分钟后,黄灵才慢慢出来。
  
  她化着精致的妆容,原本倾城的容貌更加脱俗,只是布满血丝的眼眶,表明她此时是有多憔悴。
  
  一如高傲的天鹅,仰着雪白的脖颈,迈着优雅的步伐。
  
  “从现在开始,你可以饯行你的承诺了。”她看着方念,口吻之冷,比雪山上的冰莲还要刺骨。
  
  这是有多恨他啊。
  
  穆清歌看着眼前的一切,微微皱眉。
  
  “总要给点时间,收拾东西。”
  
  “半小时!”
  
  “灵儿,这么多东西要搬也等明天,你让他一时半会去哪儿住!”
  
  “东西不多,足够了!”
  
  黄家程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,却被方念打断。
  
  方念没再废话,转身走进他的房间。
  
  穆清歌自然跟了上去。
  
  她这才发现家里还多了个人,一个漂亮的让她都惊羡的女子。
  
  客人?
  
  贱种的客人,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!
  
  之前欺负我的,都要让你偿回来!
  
  方念拧着箱子,把衣服、裤子全部塞了进去,乱作一团,怎么也放不下。
  
  说句实话,他心里有些烦。
  
  穆清歌有些霸道地把他推到一边,把衣服从新摊开,再一件件折好。
  
  她脸上和手上的血早已洗干净,如白玉,修长,好看,灵巧。
  
  速度很快,前后不到两分钟,衣服全部整齐叠入箱中,还多出不少空间。
  
  看到她的成果,方念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  
  “慢慢收拾,时间还够。”她似是提醒,似是安慰。
  
  “没了,剩下一堆书,拿不走了,放这里吧。”
  
  方念还有个背包,里面只装了个样式古朴的木盒子。
  
  只此一件,便把整个背包撑满。
  
  其他那些杂物,不要也罢。
  
  一个箱子,一个背包,还有一只大塑料包,里面装着被子。
  
  他的资金有限,以后还要多拿一笔租房费。
  
  “背包我来。”穆清歌伸手就要接,却被方念灵巧躲过。
  
  就算他提个箱背个包外加一个大口袋,要想躲过一个穆清歌,还是轻而易举。
  
  她微微一愣,很识趣地把伸在半空中的手抽了回来。
  
  “你身体虚,这些东西我拿就好,谢了!”
  
  方念挤出一丝笑容,穆清歌轻挽耳尖一缕长发,笑而不语。
  
  两人走出房间,出了客厅,走到门口,刚好半小时。
  
  黄家程心有不忍,好几次想说什么,欲言又止,唯有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怅然一叹。
  
  身后的陈伯慈祥地望着他,沧桑的眼眶泛着泪。
  
  方念是他看着长大的,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没有一丝寻常公子的纨绔,只是默默守护这个家,任欺任骂。
  
  没要过老爷一分钱,没穿过一件名牌衣服,甚至还倒塞钱给下人,他老伴的老寒腿还是他给治好的啊。
  
  多好的孩子,哎。
  
  他连一句让他常回来看看的话都没法说,黄家程不敢,他也不敢,身后所有的仆人都不敢。
  
  二楼,一双眼睛正冷眼看着这一切。
  
  “黄叔,别怪她,其实我早就想出去了。”
  
  “陈伯,大妈身子不好,老方子老时间服,还得坚持个一年半载,别中断。”
  
  “还有李妈,你煲的排骨玉米粥太好吃了,可惜我懒,说了好几次要学还是给忘了。”
  
  话没说完,人群中忽然传出一阵抽泣。
  
  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。
  
  甚至有人捂着嘴,生怕发出声音。
  
  该走了。
  
  方念最后再看了眼生活了十年的“家”,头也不回。
  
  真的走了,越走越远,直到彻底消失。
  
  该死的杂种,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!
  
  黄灵冷笑,“砰”地一声关紧房门。
  
  外面还下着大雨,穆清歌为他遮伞。
  
  水珠顺着伞落下,好似一串串珠帘,将伞内伞外,隔绝成了两个世界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