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寒门祸害 > 第2276章 分镇法

第2276章 分镇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春芳和郭朴是朝堂中的老人,自然是深知西南土司问题的棘手。
  
  西南土司的武装力量是一个大难题,但最困难的还是朝廷打下来后,该如何才能让地方长治久安。
  
  当年大明平定过交趾,正是因为地方时常暴乱,加上朝廷每年维持交趾的开支过高,最后亦是不得选择战略性放弃。
  
  若是不能想到解决战后的治理之策,纵使他们此次能够平定西南,接下来具体还得步交趾的后尘。
  
  只是他们两人比张居正明显更显老诚持重,并没有急于表态,亦没有轻易否决林晧然,却是抬头淡淡地望向林晧然。
  
  陈经邦进来给五位阁老续茶,只是听到谈及这一件棘手的事情后,亦是不由得担忧地抬头望了一眼自己的老师。
  
 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老师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,但亦是没有十足的信心,自己老师真有办法解决这个几百年的难题。
  
  一时间,这个内阁会议厅显得落针可闻。
  
 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林晧然的答复,想知道林晧然是否真有办法解决这个千古难题,亦或者仅仅是在这里异想天开罢了。
  
  林晧然端起茶盏喝一口,组织好言辞才说道:“陈阁老所忧之事,亦是我早前一直在思索的问题!以太祖和成祖的雄才武略,又岂不能平定西南,西南诸土司亦不敢抗之。然彼时国朝初创,加之西南诸司守法,故而沿用宋制确为上策。”顿了顿,又是继续说道:“只是此一此彼一时!今土司多生事端,杨应龙之徒不在少数,更有令人发指之事!我等皆为阁臣,有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使命,今亦是我等报效之时!”
  
  陈以勤等人亦是有建功立业的心思,先是轻轻地点了点头,但深知此事十分棘手,仍旧静静地等待着答案。
  
  林晧然将茶盏捧在手心感受着杯底的暖意,显得满脸认真地继续道:“土司之所以能够跟朝廷作对,正是因为他们往往是一氏族的首领,故而他们能率族中子弟出征。以播州为例,杨烈之所以能够掌控播州,一则是朝廷的册封,二则他是杨氏一族的族长。若是朝廷平叛西南,当废除西南诸族族长的血统传承,当由内部推举德高望重的老者,经地方官府上报,而后朝廷册封!”
  
  在很多的时候,事情往往便是如此的矛盾。
  
  朱家皇族为了减少内耗,亦为了更加地将所有资源交给一个人掌握,一直都坚持立嫡立长立贤的世袭制。
  
  只是林晧然却是知道土司的力量同样来自于这种世袭制,只是打破他们的这种传承,这样才能避让一族的所有资源尽落一人之手。
  
  跟着西汉时期的“推恩令”在异曲同工之妙,一旦将氏族进行瓦解的话,那么地方的势力必定会所有削减。
  
  “这个办法倒是可行,但……难免他们还会聚在一起反对于朝廷!”郭朴的眉头微微蹙起,却是有所担忧地道。
  
  张居正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水,显得有几分得意地望向林晧然。郭朴这番言论已然算是给林晧然留面子,本以为林晧然真是惊世的治国相才,却不想提的设想可行性并不高。
  
  地方的宗族哪里说分化便分化的,且不说地方宗族一直都是高度自治,朝廷亦是很难干涉到他们的内部事宜。
  
  一旦他们知道这个政令所产生的不利结果,他们又怎么可能听从呢?
  
  林晧然却手中的茶盏放下,脸上显得无比认真地接着说道:“只是仅仅削减宗族的势力还不够!我们虽然要推行流官制,但还得结合土官制,从而达到他们内部争权而分化的目的!”
  
  咦?
  
  张居正端起茶杯的手停了下来,不由得郑重地望向林晧然,发现林晧然的话突然间变得无比的睿智,甚至是高不可攀。
  
  争权?分化?
  
  李春芳和陈以勤当即来了兴趣,如果前面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构想,那么林晧然现在便直接点到了最核心之处。
  
  谁都知道想要削减对手的方式是分化,而林晧然提出的“争权”,无疑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正确思路。
  
  古往今后,多少人为了权势而反目成仇,而西南的宗族如果有利益之争,恐怕亦逃不过这种命运。
  
  郭朴的嘴角微微上扬,却是心安理得地继续喝茶。他却是知道林晧然从来都不是无的放矢的人,哪怕现在面对是困扰华夏几百年的难题,必定亦是有化解之法。
  
  吱……
  
  陈经邦原本很想留下来倾听,只是在续完茶后,亦是只能恋恋不舍地将那道木门小心翼翼地关上离开。
  
  外面的阴云已经消失,整个天地显得十分的敞亮。
  
  林晧然面对着众人的目光,喝了一口热茶才继续道:“土官制其实亦有其益处!毕竟流官对地方的情况往往知之不详,时常刚摸清情况便被调离,但土官自治能够更有效地解决问题,亦能更好地跟普通百姓打交道!”
  
  “林阁老,你的意思还是要继续推行土官制?”陈以勤听到这里的时候,却是忍不住疑惑地询问道。
  
  张居正亦是同样不解地望向林晧然,既然土官制比流官制要好,那么还搞什么在西南全面改土归流呢?
  
  林晧然面对这个问题,显得很坚定地摇头道:“不,土官制必定要废除,流官制才是主体!”顿了顿,便是抛出自己的构想道:“我的想法是在官府下设若干分镇,每分镇设三司职,皆由苗人担任,任期仅为四年,优者方能连任一期。虽然选择难免会让大族占利,但大族内部必定分化,而各族间亦会产生不和,故而能达到他们内部争权而分化的目的!”
  
  西南的最大问题是他们习惯性地抱团谋利,不论是欺压其他的小宗族,还是以此跟朝廷讨价还价,都让他们尝到了甜头。
  
  若想要打破这种局面,那亦要拉拢中小宗族的同时,亦要让他们内部出现分化,从而让他们无法再一起抱团。
  
  当然,最重要还是朝廷要施行仁政,却不能像前几年那般屡屡加税,逼得最有宽容之心的华夏百姓都不得不造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