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恶魔住隔壁:小甜心,请注意! > 1306 全文完

1306 全文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顾佑犹豫了几秒,还是按下了接听。
  “我是顾佑。”
  四个字,让电话那端的慕苏眯起了狭长的凤眸,“你和夕月在一起?”
  顾佑没打算说谎,“她喝醉了,在我家里。”
  慕苏言简意赅,“地址,我去接她。”
  “我又不会对她做什么……”嘴上吐槽着,顾佑还是报上了地址。
  挂了电话,顾佑垂下眼睑,笼住了眼底星星点点的哀伤。
  小橘子,该陪你的人,始终不是我。
  原本搂着她的手,渐渐松开了……
  夕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可睡意再度袭来,她眼皮子直打架,没过多久再次睡了过去……
  她做了一个梦。
  梦里顾佑给她做了一桌子菜,全是她爱吃的,什么糖醋排骨、辣子鸡丁、红烧牛肉、酸辣鱼……
  而现实里,慕苏已经赶来了。
  顾佑眼睁睁看着慕苏抱起夕月,忍不住提醒,“你轻点,别把她吵醒了。”
  慕苏瞥了他一眼,“既然在乎她,为什么要不告而别?”
  顾佑抿了抿唇,避而不答。
  慕苏:“走了。”
  “慢着。”顾佑手指虚掩在唇边,“我知道你们关系好,但是……你不准对她做什么,小橘子还小呢,要是你敢……敢乱来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慕苏嗤笑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在笑顾佑,还是在笑他自己。
  “顾佑,你果然还是个傻子。”
  语落,慕苏抬步离开。
  顾佑在后面炸毛:“你才傻子呢!‘还’是什么意思?你以前也觉得我是傻子吗?!”
  -
  翌日。
  夕月醒来的时候,已经早上十点多了。
 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她认出是慕苏的卧室。
  身上穿得是一件男款的格子睡衣,稍微有些大了,她把袖子卷了卷。
  她拉开门,探头朝外看了看。
  客厅里慕苏正在看书,听到动静侧眸过来,看到她光着脚,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  他去给夕月拿了双拖鞋,不等夕月问话,便温声解释,“睡衣是李姨帮你换的,是我初中的。”
  也就是说她到现在还没有慕苏初中时候高啊……真是扎心了。
  夕月:“叔叔阿姨呢?”
  “度假。”慕苏解释,“好像是去x国那个沙漠了。”
  “这样啊……对了,昨天晚上我不是和……”顾佑两个字到了嘴边,夕月咬了咬唇,“和那个讨厌鬼在一起吗,怎么会在你家,是我记错了吗?”
  “我去接的你。”
  夕月应了声,莫名有点失落。
  在慕家吃过饭,慕苏给了她张音乐会的门票。
  “哇,艾尔顿的钢琴演奏,你哪来的票?”
  “朋友送的,要去吗?”
  “好啊好啊!”夕月喜形于色,受南七月的影响,她从小对钢琴十分感兴趣。
  虽然弹得不如南七月就是了……
  “那我晚上去接你,我们一起去?”
  夕月欣然同意。
  -
  两人到现场时,位置基本已经坐满了。
  巧的是,隔壁还有个熟人。
  夕月客气地打招呼,“宁小姐,你也来听音乐会啊。”
  宁安笑了笑,“是啊,本来约了顾佑,不过……他好像对音乐会不感兴趣。”
  “哎?他以前说他很喜欢听得啊。”
  宁安的笑容顿时垮了。
  夕月还不知道自己无心一句话,给宁安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暴击。
  “人总是会变的嘛……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?”宁安问道。
  夕月想了想,“学渣、熊孩子、特别皮……但是他人蛮好的,会做饭,还会缝扣子,扎头发……嗯,这么一看顾佑还是挺贤良淑德的……”
  宁安嘴角抽动,贤良淑德……这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吗?
  “他讲得笑话一点都不好笑,简直像冷笑话……大冬天耍帅不穿秋裤,死要面子……一米七八的时候总说自己有一米八,还说自己是宇宙无敌第一帅……”不知不觉,夕月说了一大堆。
  慕苏静静地听着,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每次提到顾佑,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  “啊,不好意思,我太唠叨了…音乐会要开始了。”夕月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  宁安连笑都扯不出来,索性也不装了,阴沉着脸攥紧了手包。
  -
  音乐会结束,掌声如潮。
  曲终人散,观众陆续离场,夕月正和慕苏讨论着适才艾尔顿演奏的一首曲子,宁安忽然开了口:“江小姐,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
  “哎?你说。”
  宁安看向了慕苏,慕苏识趣道:“我在出口处等你,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声叫我。”
  他走远后,宁安冷笑着开口:“江夕月,你一定很爽吧,有两个男人这么喜欢你。把两个天子骄子玩弄于股掌之间,我还真是小瞧你了。”
  夕月拧眉:“脑补能力这么强,你学编剧的吗?”
  宁安被噎了下,恼羞成怒,“你还装什么!我不信你看不出来,顾佑和慕苏都喜欢你。”
  夕月愣住,她真的从来都没往这方面想。
  慕苏不是把她当妹妹吗?
  还有顾佑……他怎么可能喜欢她!
  “你不会是真不知道吧……”想到这种可能,宁安只觉得又可笑又可悲,“不然你以为,顾佑为什么会离开?他是想成全你和慕苏!什么学渣,你知道他在国外的成绩有多厉害吗?十六所名校提前给他了录取通知书!什么会做饭,他从来没给任何人做过饭!连学校的美食活动都没有参加!什么贤良淑德,他只是对你一个人好而已!”
  夕月攥了攥指尖,凉意刻骨。
  “他那么优秀,也那么孤独……我一直以为我能走进他的心里,可他的心里的位置,早就给了你。我在他眼里,就是个笑话!不……连笑话都算不上,因为他的眼里从来没有我!你知道他会故意找人拼酒喝醉吗?你知道他拒绝了多少人吗?你知道他在实验室的时候,经常失眠吗?他说他在想一个人,真是搞笑,那个被他想的人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宁安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,“如果你不喜欢他,拜托你拒绝他吧,你让他死心吧,算我求你,放过他,别再折磨他了。”
  -
  夕月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。
  她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,脑子里乱糟糟的。
  可无一例外,想的全是有关顾佑的事情。
  顾佑喜欢她……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她呢?
  天蒙蒙亮了,熬夜带来的疲倦感戏袭来。
  夕月拿起手机,烦躁地发了条微博:头好疼啊啊啊啊!!
  叮咚——
  她刷新,发现有人秒评论。
  【淮南君】:去看医生!知道急救电话多少吗?120!
  被陌生人关心的感觉,暖暖的……
  夕月想回复他,一不小心点进了淮南君的微博。
  最新一条微博,是他发的一个游戏分享。
  鬼使神差的,夕月点了进去,发现是一张战绩图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