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大明元辅 > 第161章 南察风波 卅六 犹疑

第161章 南察风波 卅六 犹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刘馨听得一愣:“黄台吉满地都是,你说的是哪个黄台吉?”
  
  “不是黄台吉,是皇太极……孝庄她老公、福临他老爹知道吗?”
  
  刘馨恍然大悟:“哦哦,我知道了!皇太极嘛,就是《鹿鼎记》里面那个被多尔衮带了绿帽,还很快就挂了的倒霉催。”
  
  “……那个顶多算是野史。”高务实干笑道:“皇太极这厮很厉害的。”
  
  “野史?意思是说他没被戴绿帽?”刘馨看起来明显有些不信。
  
  “这个……他死了以后有可能戴过,但死之前应该是没有的。”
  
  “你确定?”
  
  “我无所谓确定不确定,总之正史之中对此毫无记载,后世的主流学者也不认可。甚至这些主流学者连皇太极死后,多尔衮径入皇宫内院一事,都不认为是他和孝庄之间有什么奸情,而认为多尔衮这样做只是为了彰显地位,或许他睡了宫女什么的,但多半不会是孝庄,多尔衮这一做法的用处,大抵相当于兵法中的‘示之以强’。”
  
  刘馨摇头道:“可是我记得后来昭告多尔衮罪状的时候,曾说福临称他为‘皇父摄政王’,这难道不是证据?”
  
  “据说这‘皇父摄政王’的父字,是类比‘尚父’、‘仲父’,而且不排除是孝庄教小皇帝稳住多尔衮的一种手段——你要知道,史载孝庄唯一的爱好就是读史,她在史书中学到这一手很正常。”
  
  “还是不对,还是不对。”刘馨仔细思索了一下,忽然眼前一亮,道:“啊,我想起来了,孝庄临死之前对康熙说不要把她和皇太极合葬,你说这不是很明显的有问题吗?”
  
  高务实一翻白眼:“问题在哪?”
  
  刘馨一愣:“夫妻不是应该生同衾,死同穴吗?她都不肯与皇太极合葬,这问题还不大么?”
  
  “首先,孝庄临死前是这么和康麻子说的:‘太宗山陵奉安已久,不可为我轻动,况且我心中也舍不得你们父子,就将我在你父亲的孝陵附近择地安葬。’——她这里提到的理由有两点:一是皇太极当时已经死了几十年了,孝庄觉得不应该惊动他;二是她舍不得儿子和孙儿。”
  
  “怎么还有孙儿,康熙那会儿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?她这话就是对康熙说的啊!”
  
  “是活着,但是皇陵你还不知道吗,老早就得准备着,那时候康麻子的墓地早就找好了,只等他死。而且,孝庄说的是挨着她儿子埋。”
  
  “我记得她和福临因为董鄂妃的事,关系差得不得了啊?”
  
  “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对福临有某种内疚呢?再说了,当儿子的有恨妈一辈子的情况,可谁当妈的能恨儿子一辈子?她想着死后离儿子近一点,这不是一个老妇人很正常心思么?”
  
  “呃……你这么说的话,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诡异。”
  
  高务实叹了口气,又道:“以上这些还只是一部分,另外你要知道,在皇太极生前那会儿,孝庄在后宫的地位并不高,只排在第五。
  
  说起来她本身是不够格和皇太极合葬的,只不过后来她儿子当了皇帝,她的地位才突然被拔高,而在康麻子继位之后,她这个皇祖母的地位就变得更加高不可攀了。但不管怎么说,至少皇太极还在的那时候,她在后宫几乎可有可无。”
  
  刘馨诧异道:“她这么厉害的人物,居然在皇太极面前并不受宠么?那排在她前面的都有谁?”
  
  高务实道:“皇太极生前的后宫是这样的:中宫为清宁宫皇后,称国君福晋,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,名哲哲(即孝端文皇后,是孝庄的姑姑,但不是本书里现在这位孟古哲哲),居首位。
  
  其次东宫为关雎宫宸妃,称东大福晋,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,名海兰珠(即敏惠恭和元妃,是孝庄的亲姐姐),居第二位。
  
  然后西宫为麟趾宫贵妃,称西大福晋,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,名娜木钟(即懿靖大贵妃),居第三位。
  
  再是次东宫衍庆宫淑妃,称东侧福晋,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,名巴特玛·璪(即康惠淑妃),居第四位。
  
  又次则西宫永福宫庄妃,称西侧福晋,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,名布木布泰(即孝庄),居第五位。”
  
  “她上头居然还有四个?看来的确不是很受宠。”刘馨想了想,点头道:“既然不受宠,想必她和皇太极的感情也就算不上多么深厚了,这样又过去了几十年,她对皇太极自然越发没有牵挂,不肯和他同葬倒也说得过去。”
  
  高务实点了点头,又补充道:“另外还有一点,当时皇太极的昭陵之中已葬有孝端皇后,如果孝庄又葬进去,放在哪个位置才合适呢?
  
  倘若取代孝端皇后的位置而将孝端挪开,这举动未免有些过分,一来孝端皇后是孝庄的姑姑,二来打扰死者也颇为不祥,但你要说另寻一处吧,我估计孝庄心里也不乐意。
  
  再有就是,其实按照汉人的传统来说,皇后可以与皇帝合葬,但也可以不与皇帝合葬,这两种情况都不罕见。彼时鞑清已经坐稳了江山,很多时候也不得不考虑汉人的传统了。”
  
  刘馨颇为失望地摆了摆手:“原来那么多传说都是假的,真是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  
  “怎么着,你还指望着多尔衮和孝庄之间真有什么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?”高务实翻了个白眼:“要真有爱情故事,多尔衮死后的下场能那么惨?”
  
  刘馨摇头叹气道:“我倒也谈不上指望他们有什么爱情故事,我就是八卦一下,吃瓜而已。现在瓜没了,多少有些遗憾罢了。”
  
  高务实鼻孔里哼哼两声,但没答话。刘馨则很快又打起精神来,问道:“你刚才说,叶赫要给你的这位格格就是皇太极的老娘?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:如果你收了叶赫这份厚礼,将来皇太极就没了,我们刚才说的这些故事也就都没了?”
  
  高务实道:“按照恩格斯老爷子的说法,历史是有惯性的,此皇太极不出现,也应该会有个彼皇太极。不过我个人不太赞同这样理解恩老爷子的话,我觉得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历史大势不容改变——当然,我现在也没法去认可,因为大势都被我给改变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